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穿毛衣会死人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7:30:4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那天桃花开了,工厂门前火红的一片。中午几个人就都挤进了几株桃树组成的树林子里,他们都争先恐后地和赵娜娜拍照。赵娜娜也大方,来者不拒,和厂里的男工都照了一遍。  冯三脑袋上的汗都出来了,他在做心理斗争,到底要不要去和赵娜照一张?眼看着等着照相的越来越少,他的思想斗争也更激烈,望着兴奋地、争先恐后的男生,冯三不知所措。当还有一个人的时候,他决定和赵娜去照一张,于是他看到工友都走了,他走向前去,对着负责照相的玲玲笑了笑。  玲玲愣在了那里,眼睛瞅着赵娜娜,赵娜娜对玲玲嚷着说:“还不快照,早完成任务回宿舍睡午觉去,困死我了。”  赵娜娜摆好了姿势,冯三也紧张地走了过去,他的汗已经出来了,瞅了瞅四周,还好工友都没有在。他低头看了看油花花的棉袄,迅速地把外套的拉链拉上。更热了,身上有很多小虫子一样,奇痒难耐。  赵娜娜说:“多热呀?”  玲玲说:“预备,茄子。”  这时张强和几个工友来了,张强夸张地嚷着:“快看,‘热得快\\\\\\\'和‘白天鹅’照相呢!‘热得快’,美滋滋的不?”  ‘热得快’是张强给冯三起的名字,缘由是大热天他也穿着一件棉袄。张强前几天就穿上了一件漂亮的毛衣,现在穿上的是一件衬衫,看上去干净利落。  冯三有些后悔不应该这么莽撞,也感觉自己挺苦命的,怎么不想什么来,什么就来了。他想逃走,但是他听到赵娜娜说:“张强,你死一边去!”说完,拿过玲玲的相机来瞅了瞅,说:“照的还不错,晚上传网上去。”  张强抢过相机来看,他们凑在一起唧唧喳喳地捣鼓着,评论着哪张照片好看,哪一张不好看。赵娜娜的声音很尖,听起来却是百灵一样好听。  冯三觉得自己在这里没意思了,就走了。他跟女孩子说话就脸红,说不上话,更不和张强是一路人。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他们说话的声音在耳边荡漾着,冯三感觉自己很失败。  擦了擦汗,真希望下点雨,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穿着棉袄了,张强也不会喊自己‘热得快’了。他看了看天,艳阳高照。他把外衣的拉链拉开了。  赵娜娜在远处说:“嗨,冯三,一起唱歌去。张强请客!”  张强一手拉着赵娜娜一手拉着玲玲往工厂外面跑,说,:“他能去?”  赵娜娜说:“怎么不能,你不喊上他,怎么去?冯三,快走啊!”  冯三真有点犹豫了,有种想去的冲动。有次昨晚下班时看到赵娜娜的短信,说:“冯三,多和工友出去玩,就快乐地跟早上的麻雀一样。”他也觉得自己太不合群了。可是跟他们出去了怎么玩呢?不会说话不敢唱歌的,跟个闷葫芦似的。  但是,赵娜娜去了,他真的很想去,他不喜欢赵娜娜和张强一起的快乐的样子,要是他是张强就好了。他决定去。  冯三加快了脚步,想跑过去赶上他们,正考虑怎么大声地告诉他们他也要去,就听到赵娜娜喊:“还去不去了?抓紧!”他刚要说去,然后想跑起来,却听到了张强说:“切,有没有搞错?明早网上就惊现‘KTV棉袄哥’。”  冯三停下来了,一身的汗,比照相的时候还出的多。他决定回宿舍看看自己还有没有闲余的钱。  2  宿舍里空无一人,有上班的去了,有出去玩的,冯三觉得宿舍很大,很空阔,他们都到哪儿去了?他也想过和工友一块儿出去玩,蹦迪、唱歌,滑旱冰。他看到张强的行李袋打开着,应该是刚才出去玩跑得匆忙没有放好。他看到一个黑色的钱包,大大的。集体宿舍,人多也杂,很容易丢东西的,他给张强的钱包放好,行李袋的拉链拉好,给他塞倒床底下去了。  冯三觉得自己真可笑,管张强干嘛?钱丢了才好。但是他已经做了,就不去管他了吧?他把自己的钱全部拿出来,数了数,拿出一百来,想去买一件毛衣,买一件和张强穿的那种的,他仔细数了数钱,一百,装到口袋里,走出门口。然后又回来了,把钱从口袋里掏出来,数了数,一百,把它们放回了行李袋。  刚才他到宿舍门口时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姐姐的。姐姐问:“这个月发工资了吗?”  工资发得很及时,每月的8号,他也会准时地寄回到家里,上班的天她就告诉姐姐,说:“我找的这个工作管吃管住,我可以把全部工资寄给家里。”这次他不想了,想留下一百买一件毛衣。但是看到姐姐的短信,他又犹豫了。  走出宿舍,太阳火辣辣的,完全不像农历三月,他又想回宿舍了,这时看到赵娜娜他们回来了,拿着大包小包,他想溜回去,但赵娜娜看到他了。  赵娜娜喊:“冯三,你咋不跟我们出去逛街啊?瞧我们买了这么多好吃的。”  赵娜娜让冯三给她拎东西,冯三不好意思,但是赵娜娜很霸道,冯三只好答应了,跟着她去了女工宿舍。这是冯三次到女工宿舍,有点紧张,闻着宿舍里特有的清香,他有点眩晕。  赵娜娜让她坐在她的床沿上,给他剥开了一块口香糖,往他的嘴里塞。冯三没想到赵娜娜会来这一出,忙摆开了头,说:“我不吃,我不吃。”张嘴说话的时候,糖已经被塞进了嘴里。  冯三说:“真甜!“  赵娜娜还要给他剥开一块,他不让了,说:“留着你吃吧。“  赵娜娜笑了起来,说:“我就爱看你这傻样。”  冯三觉得蛮幸福的,尽管满头大汗了,他还是感觉晕乎乎的,这是不是在做梦?他害怕梦醒了。  可是梦还真醒了,玲玲回来了,进来就嚷着:“娜娜,藏野男人呢?我可进去了。”她看到是冯三,哼了一声,说:“你怎么进来了?”  赵娜娜扔给她两块口香糖,说:“进展如何?张强那小子就好色,主动献身保证马到成功。”  “去你的!”玲玲和赵娜娜打成了一团。  冯三只好出去了,他听到玲玲跟赵娜娜说:“你怎么让他进来了?你要再给他做件大棉袄穿上?”冯三把外套的拉链往上拉了拉。他下定决心了,再休班就去夜市买一件毛衣。  他给姐姐发了条短信,说:“这个月工资还没发,老板说厂里买了新机器,要下个月一起发。”  马上姐姐的短信回过来了,说:“那怎么办?咱妈的病可离不开钱。”  冯三的心哆嗦了一下,想着怎么跟姐姐回短信。不一会短信过来了,姐姐说:“好吧,我们再想想办法。”  冯三松了一口气,但是心里还是像堵了一团棉花似的,他又重重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呼了出来。  3  张强在宿舍里和玲玲打打闹闹,赵娜娜在一旁磕着瓜子看着,一边说:“冯三,你看他俩,多像一对鸳鸯在相互调戏啊?”  张强让玲玲压倒了床上,一边笑着一边说:“别整天冯三冯三的?你是不是看上他了?”  赵娜娜站起来,把拖鞋踢出去,跑到床上,摁着张强的脑袋打,说:“我就看上冯三了,我要和他处对象,怎么了?管你屁事?”  他们在调戏,还拿自己开玩笑,冯三有点不高兴了,他从上床下来,一声不响地走出了宿舍,赵娜娜马上跟了过去,还嚷着:“死玲子,把我的拖鞋扔过来。”  她追上冯三,说:“你又要去哪儿?就不能和我们一起玩会?”看到冯三不说话,她跑到他前面,把他拦住,手背在身后说:“冯三,我给你变个戏法。”说完,把手里拿出来一包巧克力,说:“很好吃的。”塞给他就跑开了。  玲玲不知道从哪儿蹿出来,从正在发呆的冯三手里抢走了巧克力,跑回了宿舍。  冯三愣在那里许久,直到张强过来了。张强吃着巧克力,推了冯三一把,说:“好狗不挡道。”冯三没注意,被推到在了地上。张强哈哈大笑起来,说:“不经推呀,就这小体格还想吃天鹅肉?”  赵娜娜在男工宿舍门口喊着:“张强,你活腻歪了?”  张强嬉皮笑脸地说:“你爱上‘热得快’了吧?这么护着他?”  赵娜娜把拖鞋扔了过去,说:“爱上了,你要怎么滴?”  张强推开了玲玲,说:“你疯了, 有啥好的?就那件大棉袄?哈哈哈,孵小鸡呢?”  赵娜娜跑了过来,捡起拖鞋,拉着玲玲就走,说:“别跟着这种人,仗势欺人。”看玲玲不走,就说:“你个傻丫头!”  玲玲看了看赵娜娜,又看了看张强,结果让赵娜娜拖回了宿舍。  张强指着冯三说:“小子,我跟你没完!”说完,扬长而去。  冯三愣在那里,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总觉得是自己的原因。  赵娜娜走了过来,已经换了一件长裙子,她仰着脸看着冯三,突然笑了起来,说:“傻样,带着钱没?我和你逛街去。”  冯三支支吾吾地站在那里,赵娜娜就笑得完了要,说:“说你傻你还真傻呀?又不吃了你,我是和你去超市,买件毛衣去,你不热呀?”  冯三连忙跑回宿舍取了钱,就愣愣地跟她走。  张强又跑了出来,拦住他们,歪着脑袋,咬着下嘴唇,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嚷着:“我就这么不让你待见?我就赶不上这个傻逼?”  赵娜娜没说话,推开张强,拉着冯三就走。  玲玲也出来了,说:“张强你这是干嘛?跟我回去。”  张强甩开了玲玲,说:“你给老子滚,冯三,你给我等着!”  4  冯三和赵娜娜在大街上走着,感觉有点不自在,毕竟是次和女孩子走,他穿着新买的毛衣,感觉凉飕飕的,很不舒服,汗就下来了。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就那么走着。一直走回了工厂。  张强拎着饭盒跑来了,他用筷子敲打着钢制饭盒,嚷着:“‘热得快’和赵娜娜谈恋爱了。”引来了很多人围观。  赵娜娜是工厂漂亮的女孩子,冯三是有名的‘热得快’,他俩走在一起让张强一吆喝,成了新闻。  赵娜娜脱下拖鞋来就打张强,没有打倒他,她又脱下一只来还是没有打到,赵娜娜气哭了,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冯三不知所措,看着张强在旁边幸灾乐祸地嚷着,他很生气,他说:“张强你太过分了!”  张强停止了笑声,瞅着冯三说:“刚才你说什么?活腻歪了?”他把冯三的脑袋往下一摁,膝盖一抬,冯三就晕乎乎的了,脸上好像也被打了几拳,鼻血流出来了。  赵娜娜赶紧拿出了手纸,给冯三捂上了鼻孔,骂着张强,去医务室。  到了医务室,鼻血已经停止了,医生让他在这里坐会就没事了。  新买的毛衣上沾了一些血,冯三坐在长椅上用手扣着。赵娜娜说:“回去我给你洗洗就好了。”  冯三突然发现包着的棉袄不见了。他说:“我的棉袄呢?”  赵娜娜说:“换下毛衣的时候,我给你放毛衣的包装袋里了。”  冯三说:“我知道,刚才还有呢,准是丢在刚才打架的地方了。”冯三跑了出去,医生在后面喊:“慢点,刚流了血,会头晕。”  冯三看到棉袄确实在那里,张强正拿着一根木棍跳着棉衣玩呢,周围聚集了很多工友看热闹。  张强说:“看,传说中的‘热得快’的铠甲,快来看,油乎乎的,跟抹布似的。”  冯三很生气,嚷着:“给我,给我!”  张强更兴奋了,挑着棉衣在工厂里转来转去,也引得刚下班的工友来围观。他更得意了,说:“看‘热得快’的棉袄上有多少油水。”说完,他拿起打火机来点着了。  冯三着急了,去抢棉袄,但是被张强的伙伴挡着过不去,冯三拼命地叫着,但是周围的工友的起哄的声音掩盖了他声嘶力竭的求助,直到那件棉袄化作了灰烬。  冯三坐在了地上,嘟囔着:“这是俺娘做的。”他感觉无比的心疼,这件棉袄是他娘种的棉花亲自弹出来的,一针一线缝起来的棉袄。  赵娜娜看都没看张强一眼,给了他一个嘴巴子,然后扶起冯三来往宿舍走。  张强说:“告诉你吧,冯三就是个小偷,我的钱包都让他翻了。”  赵娜娜停了下来,一字一句地说:“你-混-蛋!”  张强说话有点气喘了,咬着牙说:“你还不信?我的钱包被翻过了,我们去超市,只有冯三在宿舍。”  赵娜娜停顿了一会,然后拉着张强去了宿舍。她说:“玲玲,你别跟着他了!”  他看到玲玲紧紧地抱着气呼呼的张强哭了。  赵娜娜说:“随你吧!”  5  晚上在宿舍里,玲玲问:“娜娜,你不会真的爱上了‘热得快’吧?”  她们一起倒班,宿舍里就她两个人,玲玲跑到赵娜娜的床上来了,两个女孩偎依在一起。  赵娜娜抱着玲玲的头,望着窗外开得正艳的桃花,过了许久,说:“我不知道,冯三挺可怜的。”  “你那是同情他,跟着他你会幸福吗?”  “玲玲,我们不说这个了。那你就觉得张强好吗?跟着他你会幸福吗?”  玲玲也没有说话,一动不动地钻在赵娜娜的怀里。赵娜娜以为她睡着了,却感觉她身子在抖。玲玲哭了。  赵娜娜笑了,说:“咱们都挺可笑的。”  玲玲坚定地说:“我爱张强,你让给我好吗?”  “我本来就对他没感觉,当哥们,是他死缠烂打。”  “那你和冯三呢?你不会真的爱上他了吧?”  “你刚问过我了。”  “可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我不知道啊,走一步算一步。”  “你们不可能的,娜娜。”  “可能吧。”  两个女孩就这样没有目的地聊着,直到都不知不觉得睡着了。 共 797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专家解析如何检查逆行射精
昆明好的治癫痫研究院
癫痫病检查费用需要多少钱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