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塞上风月剑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7:35:5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兄弟相逢忆国恨历尽艰辛志尤坚  老鬼隐匿在蓬蒿中,匆匆包扎着左腿上的伤口。血虽流了不少,但所幸未伤及骨头,肩头挨了一掌,倒也挺得住。尽管事先做了周密的部署,但还是没能摆脱“天雄会”的追杀,看来敌方是倾巢而出了。  话说老鬼刚掠入林中,一袭黑色劲装的老潘就自树后闪身而出。他大步迎上前来言道:“竹林寺有人接应,千万小心。”语罢便朝着雾霭深处飞纵而去。说也急切,老鬼喘息方定,那几个黑衣人已鬼魅般的尾随而至了。待追兵去的远了,老鬼才跃下树来朝着相反的方向急速驰去。  他才掠出里许,三条大汉自草莽中腾身跃出挡住来路,老鬼心头一凛,向侧后电射而出,但听到弓弦响出,一支袖箭袭至后心,老鬼堪堪避过,一柄大刀疾斩而至,他忙俯身斜跨,反手一刀格开劈来的利刃,身子倾转间暴踢来人的小腹,那人惨呼一声,钢刀脱手,翻身栽倒。与此同时,二件冷森森的利刃已欺至身前,就在劲风扑面的一瞬间,老鬼一刀挥出,紧接着一个鲤鱼倒穿波后翻而出,同时一把铁莲子以满天花雨的手法打出,而后几个起落消失在夜色中。不料行及未远,一条金丝软鞭自半人高的蒿草中狂卷向自己的脖颈,老鬼一个铁板桥躲过致命一击,那人扑至身前又是一鞭击至,老鬼就地滚出,一扬手,数枚铁莲子破空而出。那厮反应倒也神速,仓皇间身子倒仰,双足运劲向后贴地射出,方才躲过杀身之祸。他身形方起,老鬼以欺至身前挥刀暴斩,那人身形一晃,滑开数步,甩手一鞭卷向老鬼双腿,老鬼飞旋而起,双足交替踹出,竟然是那武林绝学连环穿心腿。二人激斗之间后面追兵以至,老鬼不由得心头大急。便在此时金风破空,惨呼之声接连传来,已有几名贼子倒地身亡,余下的追兵不由一滞忙不迭地止住了脚步。老鬼与那人也大吃一惊各自后跃数步,急急朝四下里张望。这时,不远处的荒冢后奔出三条人影,他们一边冲击敌方一边大呼道:“老英雄快走,这里交给我们。老鬼认出他们是酒馆里的伙计,小五、张三和刘大胖。  忙叫道:“点子扎手,要小心啊!”而后头也不回的地狂奔而去。  老鬼回想起方才的交锋场景心下犹自骇人。那使鞭之人武功精绝,内力深湛,难道竟是“游龙鞭”杨维洲不成?此人虽技压群雄但所行之事却为江湖人不齿。这人,原是风雷堡老堡主张风云的爱徒,相传因品行不端而被逐出师门;终日在江湖上游逛,并于江淮上数个浪荡子臭味相投,人称‘淮上五鬼’。他们亦正亦邪,行事偏激,在武林中结下了不少梁子。那先前几个分明就是绿林朋友所鄙夷的败类了。要说啊他老鬼和这杨氏兄弟还有过几次交集。那时他随着大王转战四方,那五人则投身在江浙义军,二支队伍也多次联手痛击过胡儿。在他看来这几人不过是有些狂放犷悍罢了,实则并没什么恶迹。不过,江湖上传闻他们因私怨委身金人已然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公敌;像这样的悖逆之徒,若不及早除之,日后必成大患。他又转念一想心下恻然,刚才那三个帮手虽偷袭得手,但他们武功平平如今与强敌交手,怕是绝难活命。老鬼啊,你又欠下一笔人情债。  老鬼朝着东南方向疾行,一路上连遭截杀。虽然沿途不断有同道中人奋死拦阻,怎奈敌方势大,老鬼虽侥幸脱身,但也受伤不轻,而那些本事低微的兄弟们却不幸惨死在了平莽荒郊。  竹林寺是座千年古刹,香火很是旺盛,但因宋军与金人连年交战,这处气势恢宏的佛刹也毁于兵祸。这几年二国停战,有几名僧人返回在废墟丛莽上草草建了座简陋的庙堂权且栖身。但今日这野寺附近却多了不少往来巡视的持刀大汉。莫非,这化外之地,清修之所又要动刀兵了?  老鬼扑到密林外,早有义军兄弟抢步上前将他扶住,向内扬声喊道:“郭将军回来了。”  那老鬼惨然道:“我早已不姓郭了,自从我的独子被金狗害死后,我就改姓国了。我啊,叫国恨!”  只片刻,一群人自林内涌出,为首一名黄衣老者扑将过来张臂抱住老鬼颤声道:“兄弟,你受苦了。”  老鬼惊道:“大王,怎么您也来了?”  原来此人就是率领太行义军抗击胡番的金刀王善。那王善沉声道:“藏宝图关系我汉人的生死存亡,所有的义军兄弟尽皆在此。”  老鬼抬眼望去,但见的三十余人都满怀期待地望着自己。再看王善身后挺立着二名魁梧汉子,他们各举一面黑缎金字大旗,左首那面上书——复兴汉业;右边那旗则书——誓报国仇。那大旗在风中猎猎飘扬,甚为雄壮。  老鬼看着右首的疤面汉子不觉动容道:“魏兄弟,自太行一别十年有余,哥哥日夜想念着你。”  那汉子一愣,痴痴地说道:“我姓魏么?我早忘了自己姓什么,叫什么。”  老鬼不禁脱口道:“魏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那汉子茫然地瞧了他一眼,而后喃喃低语道:“我本该死了,为什么却还活着?”  原来这汉子却有一段刻骨往事时时折磨着他。当年,义军被金兵重重围困,万难脱身,这个魏姓汉子献上密计,愿率三百义士当先破敌。众人听了此策尽皆骇然,自是坚决不允,然危急之时也别无它法,因而只得含泪为壮士送行。  是夜,月黑风高,三百死士身裹浸了灯油的棉被偷出营去。他们伏在荒野,待到三更摸至胡儿营外齐扑上前并且同时点燃了棉被。那魏性汉子刚欲点火,却不料脚下一绊滚入一旁的水洼中,当他从水中爬起,只见兄弟们带着熊熊大火闯入敌营。片刻间金营内烈焰冲天,番兵四散奔命。魏姓汉子怔怔地看着一时呆在了那儿,他头脑中万念纷乱,过了许久才陡地放声悲哭。只见他发疯似地在乱军中往来冲杀,待到义军将士寻的他时这可怜的汉子业已痴傻的不成样子。  看着昔日的好兄弟成了如今模样,老鬼心如刀绞。  这时王善悲愤地说道:“乱世遗民,失家亡国,还要姓名作甚。我们大家都姓国,都叫做国恨。”  众义士闻言血气翻涌,齐声道:“我们大伙愿随大王誓死杀敌,收复我汉家河山!”  便在此时,远处一名大汉奔至王善身旁,禀告道:“大王,天雄会的大队人马业已杀到。”  王善听罢忙点了两名高手,对其言道:“你二人护送国将军自密道脱身。”而后,他又转头对着那魏姓汉子沉声道:“破虏,国将军身上之物干系着我汉家的生死存亡,你与成佛必须全力护他周全。”话到这里,他又不放心地叮嘱道:“记着,我太行义士素来军纪严明,你等一路前去俱要听从国将军安排,兀的使性子。否则,本王决不轻饶!”那王善眼中泪花涌现,他注视着这汉子良久,方回身轻拍着老鬼的肩头道:“也只有将他交于兄弟你,我才安心。”金刀王善望着这个多年不见的好兄弟,沉吟了片刻才不胜感慨地大声道:“好了,兄弟你快些离去吧。但愿咱弟兄来生能重新聚首,并力杀敌!”  送走了老鬼一行,王善环视着众家兄弟,口内吟诵道:“国仇未报恨难消,何时抛却手中刀。甲士十万风雷动,忠魂倒海浪滔滔。”吟罢,他拔出大刀朗声道:“众兄弟随我共赴国难!”但见的一干义士随着王善步出林外迎战强敌。  不知何时,天上飘起了雪花。春雪越下越大,万里山河尽披银装。上天似乎要掩盖这世上所有的罪恶,它想让饱受战火摧残的人们忘却这刻骨的仇恨,忘怀无尽的悲怆。但这滔天罪恶源于人性的贪狠、冷酷,又如何能遮掩的住呢?  在纪阳镇一座大宅内,灯火通明,甲士森然;厅堂上一位华服老者端坐高位,数名锦衣大汉则侍立两侧。只见一名青面大汉近前拱手道:“回报王爷,此役我方大捷,斩杀太行匪首王善及其逆党共计五十七人。此役全仗王爷运筹帷幄,加之将士用命方有此功。”那老者闻言霍地站起身来,他怔了片刻又缓缓坐下,看情形颇为惋惜。说实在的他对这个平生劲敌还有几分相惜之意。那金刀王善早年率众反抗宋庭颇具威名,后来又对抗大金,屡破天兵,朝廷曾多次征剿均遭失利,实为大金的心腹之患,久欲除之而不得。此一役击杀匪首,乃为天大的喜讯,但自己却怎会如此失落。在他看来,金刀王善是个如山般巍然的汉子,高官厚禄不能动其心,大军征讨难以憾其志。虽然大金对此人恨之入骨,但不能否认这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  唏嘘了良久,他才对那人吩咐道:“为天王起墓,本王要亲自祭拜与他。”说到这里他好似想起了什么急忙问道:“藏宝图可曾到手?”  那大汉惶恐地躬身答道:“有几人趁乱自地道逃脱,属下正全力追拿。”  这华发老者怒道:“传令下去,命各路人马急速擒拿,毋使漏网!”  此人正是金国的竟宁王完颜允中。他精选了一干漠北高手组建了“天雄会”来对付抗金义士,并在江湖上网罗了大批绿林败类为其所用。在高官厚禄的诱惑下,淮南五凶、太白三妖、巫山九煞以及金刀门、铁枪堂、白鹤堂等无耻之徒纷纷投入其麾下,一时间,中原大地陷入一片腥风血雨中,无数的抗金义士惨遭屠戮,其暴行真个是罄竹难书。  两日来,老鬼一行数人一直在偏僻山间行进。幸而他们行动隐秘,加之不断有义军兄弟沿途接应方才躲过敌手的追杀。老鬼腿部受伤,因有二名兄弟扶持方可勉强支撑。由于担心暴露行迹,饥渴时不能生火,只得啃携带的干粮,吞几口积雪。因为先前强敌追杀甚急,王善来不及对他言明情形,现如今老鬼从兄弟们口中得知太行义军业已覆灭,所幸辛弃疾大帅于江南操演飞虎军,声势正旺,不日将北伐中原,复我河山,只因粮饷,军械不续,故而进展缓慢。是以大王命我等速将藏宝图献于辛大帅以解燃眉之急。那位兄弟继续言道,这次金狗想一举围歼太行义军,夺取宝图,真是痴心妄想。想我义军兄弟个个是铁打的男儿,今后决计会东山再起的。  大雪已停,山风未息,寒风从峡谷间掠过发出刺耳的哨响,更显得这荒山沉寂。彤云遮蔽的天边,一头苍鹰在峰头上盘旋着,忽然,这凶禽像似发觉了什么,冲着老鬼他们栖身的疏林扑落而下,待到众人头顶,这鹰兀得调转方向,清鸣一声冲天而起,霎时没入了云端。老鬼注视着这个逐渐消失的黑点,失声惊道:“不好,我们被人盯上了。”于是,大家忙自跃起身来发足向谷外疾行。  危崖万丈,山道崎岖,加之覆着厚厚的积雪,更为陡滑难行。居高望去,但见的远远的一行人紧追而至。双方虽隔颇远,但老鬼目力甚佳,所观几名青袍人纵跃如飞,灵敏迅捷,看来武功不弱。若是被其缠住,决计难以脱身。见的情势危急,老鬼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付与成佛,急道:“我刀伤深重,只怕走不脱了,劳烦两位前往江南献图,这些贼子啊,便由我这把老骨头打发了。”  二人虽极力劝阻,但老鬼决意拼死阻敌。成佛见拗不过对方只的垂泪道:“我二人纵是舍了性命,也不负众兄弟所托。”言毕硬拽着那魏破虏匆匆而去。  老鬼隐身在一处突出的山岩后,等待着的出手时机,转眼间追兵已至。老鬼飞身而出,暴喝一声挥刀将当先之人劈倒。追兵不防会有人在此伏击大惊之下忙自止住身形。但他们毕竟久历江湖,看到只一人阻路,只略一迟疑便挥刃杀上。但此处地势险恶无法齐出,老鬼倒占尽了地利。但见头前的一个魁梧汉子腾掠而至,左手短枪飞刺老鬼当胸,右手尖刀斜插老鬼肋下,不想老鬼抛却了钢刀,迎着利刃猛扑而上。那汉子见的这人欲与他同归于尽,慌忙后退时已是迟了。只见血光飞溅中老鬼已然抱着对方一同滚下了万丈深渊。这汉子武功虽不怎么高超,却是个训鹰行家,他这一死,那鹰无人指挥,敌方自然少了一双‘千里眼’。  且说这些小有名气的黑道枭雄,大大小小的阵仗虽也经过不少,但何曾遇到过此等悍不畏死的狠角色?在亲睹了这惨烈的一幕后,竟惧的有些踌躇不前。还是在其首领的威喝下才鼓起勇气再度冲上。那知他们还未迈出几步,却自狭径上奔下一人。但见此人乱发飘舞,狂吼震天。竟亦是个不爱惜自己性命的蛮子。他便是那疯疯癫癫的魏破虏。这魏破虏本被成佛强拖着离去了,却不知怎的撇脱了成佛硬是闯了回来。兴许是金刀王善那郑重的话语,亦或是二位兄弟那掷地有声的豪迈承诺让他深有触动吧。他啊,自许有一身傲骨,此生何曾后退过。更何况,大王是如此地信赖与他。  当他冲将下来时,恰好瞧到老鬼抱着敌人滚下山涧。这一刻,他好似又回到了从前,好似又看到了那些奋勇争先的生死兄弟,好似又看到了那满目升腾的熊熊烈焰。胡儿就在面前,国仇永难忘怀。自己已然错过一回,今个断不会再错过了。肝胆相照的兄弟们,我来陪你们了……  星月交辉,河谷空寒,微风吹过树梢发出沙沙声响,远方的岩壁上不时传来夜枭的鸣叫,远行的义士听在心头更觉得孤寂凄然。在河弯一处被灌木掩映的的洞穴内成佛凝望着微弱的火光陷入了沉思。他又想起了自己悲惨的身世;想起了失散多年的师傅。他是个孤儿,不知道家在哪里,记不清父母的容颜,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他自记事起就混在一群乞儿之中,大家呢,都唤他苦儿。他们成日奔波,居无定所。白天乞讨、偷窃,到了夜晚就宿在败壁、蓬草间,受尽了世上万般苦难。在漫长的流落生涯中几乎每天都有人病死、饿死,但几乎每日都有新人加入进来。苦是众人受,恨是各人忍。他还记得瘸子大叔正行之间一头栽倒在路旁再也没有醒过来。还有,在那个风雪之夜,他的好朋友小柱子就死在自己怀里。那一幕幕悲惨的场景成了他挥之不去的梦魇。每次忆起往事他的心就很痛。他多想和小伙伴永远永远厮守下去,但他不是神仙,他连自个都顾不了,又如何顾的了别人?小柱子他生了病终日躺在破庙里,就这么慢慢地饿死了。可每日只能讨到那么一丁点吃的。根本养活不了这许多的人。如果大家不偷偷吃点,只怕早就撑不住了。后来,他也病倒在路坎下慢慢等死。说实在的,面对死亡,他没有丝毫的畏惧。还是死了好!死了,就没有了牵挂,没有了痛苦。天堂里玉楼华堂,享乐无边。瘸子大叔说过,受苦之人是前世作恶今生还。等到债偿还了,就该享福了。那么自己的债也该了结了吧?就在此时,他遇到了师傅。师傅带着他云游四方并教他诵经念佛,传他拳脚器械。他曾问过师傅,佛祖慈悲,见的世间苦难深重为何不来救度众生。师傅言道,佛祖昔年,为了寻求解脱,亦曾亲尝厄难,受尽艰辛,后来他功成圆满,便怀着大愿力,来此间宏宣正法,教化众生。佛陀他以无尽大悲,种种方便终消灭了诸见,归伏了魔军,群萌也因而出离了生死,免除了轮回。 共 663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炎会带来什么危害
昆明治疗癫痫病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属于哪个科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