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丹枫穿越之真命王后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9:34:5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章:序幕拉开    有没有搞错啊,她只是学习太累了睡了一觉而已,怎么这一觉醒来哪哪都不对劲了呢?  张开眼睛,她看到的全都变了样子,家具怎么是古色古香的?她的床上是粉色的锦缎被子,床帐是粉色纱幔,粉色流苏,就连睡衣也是淡粉色丝绸织就的……这是怎么回事?她用了好大力气,好不容易才虚弱地吐出几个字:“这是什么地方?我,是在哪里?”  只听见一个稚嫩的声音带着哭腔喊娘:“娘,你快啊醒醒,快醒醒啊,你不要吓小云儿好不好,娘你快点醒醒啊……”  等等……娘?谁是娘?谁的娘?有没有搞错啊,我杜云姗还是个学生,是一个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好吧,怎么会有小孩了呢?小云儿又是谁?云姗吃力的睁开有万斤重的眼睛,眼前一个面庞清秀的小男孩满脸泪痕,正在拼命推着她求她醒来。  “娘!你醒啦,你终于醒啦!”小云儿肉乎乎的小手有点不敢置信地拽着着云姗的胳膊。  “娘?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你是谁?”  “娘,您怎么啦?您不认得我了么?我是小云儿,是您疼爱的小云儿啊……”小云儿脸上泪痕未干,给云姗莫名其妙这一问,“哇”地一声又哭了起来。  “小姐,您总算是醒了,可把鹊儿吓坏了,鹊儿还以为……还以为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小姐您了呢。”一个丫鬟打扮的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脸上挂着眼泪笑道。  小姐?娘?小云儿?爸爸妈妈哪去了?这里怎么这么陌生?  天啊,不会是古装剧看多了——穿越了吧……  惨了惨了,这次真的惨了,我才刚刚十六岁啊?明天就要考试了,难道就这么在现代……消失了?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啊?快救我回去啊……    第二章:虚无此国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有一个水草肥美、林茂粮丰的国度,它是属于虚无王国的。  在历代先王的治理下,虚无国对外开疆拓土,对内则注重休养生息,养兵屯田。使得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国家一度处于繁华鼎盛时期。    第三章:相国义女    这几日以来,杜云姗已经慢慢适应了古代的生活。她从丫鬟鹊儿喋喋不休的叙述中得知:她穿越的这个朝代离现代接近两千年了,而她穿越的这个国家正是传说中美丽丰饶的虚无国。她这个身体的原主乃是虚无国宰相苏崇山的妾杜氏的远房侄女,半年前从数百里之外带着儿子小云儿一路讨饭投奔到府上的。是宰相慈悲为怀收留了她们母子,还认她为义女,并把从前伺候四小姐的两个小丫鬟莲儿和她一起拨给云姗以便伺候她的饮食起居。四小姐早就嫁人了,而她们两个当时因为年纪太小,所以并没有跟随陪嫁的。不可思议的是:这副身体的原主居然和她杜云姗同名同姓同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转世投胎?她杜云姗就是这个原主两千年后的转世?    第四章:云姗的遭遇    说起这原主,也是实在够苦命的:因为她出生时已经是家里的是第八个女孩子了,所以才刚出生没多久就被父母给送人了。养父母虽然供她吃喝,但终究不是人家亲生的,常言说得好:“人心隔肚皮”,所以她从小没少挨打受骂。  好不容易捱到十三岁,养父母就拿云姗换了半个银元,把她嫁给了一个大她二十岁的员外为妾。员外家里妻妾儿女成群,所以她虽然给人家生了个儿子,娘俩却并不招人待见,没有被员外那帮虎狼般的妻妾害死已是万幸。  那一年村里突然爆发瘟疫,员外合府上下都没有躲过那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而云姗母子那时却因为不小心得罪了七姨太,被丧心病狂的七姨太命人暴打一顿后捆绑着装进车里,偷偷拉出城去曝尸荒野,还好母子二人命大,一场大雨把娘俩个淋醒了,等到云姗想带着儿子准备再回员外府上时,却听到了合府上下感染瘟疫被官兵活活烧死的噩耗,母子二人幸运躲过了这一劫。  后来娘俩讨饭辗转来到都城投亲,时为大将军妾室的远房姑母收留了可怜的母子二人,但是嫡小姐琉云却从眼看见她们时就不待见这娘俩,时不时拿言语讥讽并打骂欺凌她们。寄人篱下,云姗丝毫不敢作声。尽管处处小心谨慎低声下气,原主还是没能逃脱被害死的厄运。    第五章:咄咄逼人嫡小姐    老相国纵然再宅心仁厚,也有照顾不到的地方,他每日都要上朝辅佐老国王处理政事,只要他人一出相府,夫人尤氏所出小嫡女琉云小姐便处处来寻云姗母子的麻烦:“你这个卑贱的乞婆,是哪辈子烧了高香,居然攀上相府这棵大树,也不撒泼尿照照,真不知道父亲大人是怎么想的,居然认你这个杜氏小贱人的‘远房’侄女为义女,还要我喊你姐姐,我呸,我苏琉云有像你这么丑陋的姐姐吗?我都为你感到蒙羞!”  因为是宰相小的女儿,又是嫡出,这个嫡小姐自幼娇纵惯了,合府上下哪个不怕她,除了娘亲,她从来都不把相府那些妾室和她们所生的儿女放在眼里,想要欺负谁就欺负谁。没有一个人敢向丞相告状的,不然她一定会变本加厉地让你吃尽苦头。这不,她人还没等踏进云姗的门槛,便开始示威了。  “妹妹,不,小姐您说哪里话,小姐您身份高贵,民女怎么敢高攀小姐您呢?就连民女这条烂命都是拜小姐您所赐。只是眼下实在走投无路,才不得不赖在相府的,承蒙宰相大人和夫人不弃,赏民女一碗饭吃,已是大恩,又怎敢与小姐您称姐道妹呢,至于‘姐姐’这个称呼,民女实在愧不敢当。等过几日民女身体好转,一定会带着小云儿离开相府的,还望小姐您不要太心急哦。”  云姗连讽带刺的话,直气得琉云小姐七窍生烟:这个臭赖皮还真是命大,吃了砒霜都侥幸不死,还学会硬气了。都怪爹爹护着她,她才敢得寸进尺的!想到这里,不由气得她咬牙切齿跺脚道:“你……啐,我呸!你算什么东西,还敢跟本小姐顶嘴!翠儿,给我打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让她长长记性!”  “云姗知道错了,求小姐饶了民女这一次吧!”为了免受皮肉之苦,云姗赶紧扑通一声跪地求饶。  “哼,你还知道求饶啊!怎么不硬气了?饶你这一次,门都没有!翠儿,给我掌嘴,掌到她彻底知错了为止!”  “我看谁敢?”云姗厉声喝道,“谁敢靠前一步,就别怪我不客气!”  琉云小姐从小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连她的丫鬟也一向“狗仗人势”跋扈惯了,整个相府上上下下哪个敢惹,没想到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小贱人死里逃生之后居然连胆子也变大了,那凶狠的模样,活脱脱要吃人,吓得丫鬟翠儿一时竟然没了主意。  “翠儿,你是死人呐,没听见我的话吗?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动手!”  “是……小姐。”尽管有些胆怯,但是翠儿毕竟和小姐横行惯了,回过神来立刻就左右开弓准备给云姗脸上挂彩。没想到的是,云姗不着痕迹只轻描淡写地一闪身,翠儿立刻因为用力过猛重重跌倒,摔了个“狗抢屎”。  “没用的东西!”琉云恨恨地骂了声翠儿,然后又转向云姗:“你厉害了是吧,长本事啦!看来非要本小姐亲自动手不可了?”琉云小姐准备给云姗好看,但是她的葱白玉手刚一伸出,还没有沾到云姗的脸蛋,就被云姗有如铁钳似的娇嫩小手一把抓住手腕,怎么也挣不脱。  见云姗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琉云料到今日就她和翠儿两个人,再闹下去恐怕也讨不到好果子吃,所以气咻咻地指着云姗的脑门甩袖道:“哼,等着瞧,总有一天要你好看!”边退边气咻咻地骂道:“爹爹也真是老糊涂了,给那个小贱人一碗饭吃都浪费,还偏要收什么‘义女’!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第六章:那一声“娘”    “娘,这个小姐姐好凶好吓人啊……”待嚣张跋扈的苏琉云拂袖而去,躲在云姗背后的小人儿才嗫嚅着说。实际上在他那不大的小脑袋瓜里,正翻江倒海呢:这几日娘也不知怎么了,好像不认识自己一样,不但待他一点也不亲,还似乎非常排斥他的存在。  刚才若不是那个小姐姐太凶太吓人了,他也绝不会悄悄躲在“娘”的身后的。可是以前那个爱他若生命的娘呢?她是不是嫌他小云儿是累赘不想要他了呢?不,娘千万不能不要他啊,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娘,他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  他永远都记得,两岁半的时候,他和娘是受了怎样的皮肉之苦,又是怎样死里逃生。村里那场突如其来的瘟疫,整个村子,只有他和娘两个人逃过一劫,其余的病的病死的死,侥幸没有患病的也被官兵以防止瘟疫蔓延为名,活活地放火烧死了。他家里除了他们母子的所有人也全部都葬身在那场大火中。一夜之间,他什么亲人都没有了……  尽管云姗至今难以接受“小云儿”就是自己的“亲生骨肉”的事实,可是这个萌萌的小家伙一口一个“娘”的叫着,那副可怜兮兮的神态还是激起了她骨子里天生的母性,她也从心底里承认了这个“儿子”的存在。所以当她看见孩子那副无助的眼神时,赶紧一把把他搂在怀里:“小云儿不怕,有……‘娘’在呢,一切都有‘娘’在呢。小云儿不怕……”    第七章“相父”    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老国王为了整个国家呕心沥血、日理万机,这一日忽然病重,他自己感觉命不久矣,便把王子叫到身边,断断续续地嘱咐道:“儿啊,父王走后,你……要拜宰相苏崇山为……相父,他,他是辅佐先王打下江山的……三朝元老,战功赫赫……忠心耿耿……你,要听相父的话,凡事……千万不要……自作主张……切记……切记……”  “是,父王,孩儿谨遵父命!请父王放心。”    第八章:面圣之前    国不可一日无君,老国王驾崩后,王子在老相国的扶持下登基称王。除了隆重繁杂的登基大典,与此同时还要进行大婚仪式。朝中大臣所推荐的后位候选人是一对姐妹:老相国的义女云姗和他小的女儿琉云。老相国则当着王子的面明确表示,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要由王子自己来选择自己未来的王后,而另一个完全可以封妃。  相府里,云姗和琉云两个正在各自的闺房里梳洗打扮,准备进宫见驾。  鹊儿一边给云姗梳洗一边唠叨:“小姐您为什么要梳这么简单的发髻呢?鹊儿虽然不敢自夸心灵手巧,但是那些复杂的发髻样式还是难不倒鹊儿的,就让鹊儿给您打扮得更漂亮一些不好吗?说不定王子一高兴就选您为王后呢!”  “什么王后不王后的?我才不稀罕呢!”云姗望着镜子里自己满脸密密麻麻的雀斑,不屑地说。好头疼,这次她本来就不愿意进宫的,无奈义父对她有救命之恩,又非要她陪着琉云进宫不可,她也实在是盛情难却。但是答应归答应,丞相派人送来的锦衣绣服她连动都没动,甚至只是草草梳洗打扮一番,一身淡雅的服装,戴了一只简简单单的簪子而已。今日那个什么王子看都不看我一眼,那样的话义父大人就没的话说了。  “奴婢,不,”鹊儿吐了吐舌头,小姐自从来到府上以后,对她们这些下人就特别好。从来都不打不骂的。特别是这次醒来以后。背地里更是与她姐妹相称,不许她自称奴婢的。“鹊儿就不明白了,当王后有什么不好呢?这全天下的女子,哪一个不做梦都想着有朝一日成为王后——一人一下万人之上,那该多威风啊。”  “鹊儿你不懂得,无情是帝王家,那高高的宫墙里,不知道埋葬了多少薄命红颜;更不知葬送了多少女子的青春,是去不得的。那些妙龄少女,说不准哪天被人弄死在里面都没有人知道。相比之下,我更愿嫁给一个普通百姓,一夫一妻同心偕老就够了。”  “鹊儿不懂,鹊儿还没听说过哪个府里没有三妻四妾的呢,这不是很平常的事吗?就连咱们相府里,您可知道夫人尤氏是什么出身吗?她是鼎鼎大名的‘月喜国’丞相家的嫡长女,身份之尊贵无人可及,可是咱们家老爷不照样是三妻四妾,明面上夫人也不太敢过问的。”  “这就是你们古代的不好了,要是在我们现代。全都是一夫一妻制,谁敢在婚姻存续期间娶第二个老婆,那叫重婚,是要犯法的!”  “什么什么……一夫……一妻?还有,你说的那个什么婚姻……存续是什么意思啊?……小姐的话,鹊儿怎么一句也听不明白,什么我们……古代,你们那叫什么代?”  “哦,没什么啦,”云姗淡然一笑:“说了你也不会懂的,你只管按我说的做就是了。”  “是,小姐。”鹊儿无奈地应答着,不一会就给云姗打扮停当了。  相较之下,本来就生的天姿国色的琉云小姐又经过盛装打扮一番,更加光彩照人:明眸皓齿、不描而墨的柳叶弯眉、不点而朱的娇小樱唇、白静静的瓜子脸再配上高高挽起青丝发髻,蓝宝石步摇、还有那对翠色欲滴的玉坠、那袭天蚕丝织就的蓝色纱衣衬托的琉云小姐楚楚动人,美的不似人间女子。闺房内,铜镜面前。只听见丫鬟翠儿一个劲地称赞她的主子:“小姐您真是太美了,美得简直像仙女!”  “翠儿,你说,王子他会看中我吗?”琉云听着翠儿的夸赞,得意地一笑道。  “那还用说嘛,那个丑八怪一脸黑芝麻似的雀斑,拿什么跟您比,就是把全天下漂亮的衣服拿给她穿上,也不及小姐您万分之一啊!”  翠儿的恭维琉云很是受用,她次用宠溺的口吻戳着翠儿的脑门说:“死妮子,就你会说话,还不快去把本小姐的玉钗拿来,误了入宫时辰,本小姐要你好看。” 共 21008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什么是浆细胞性包皮龟头炎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数码 如何制作小程序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