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踏天狂神 第34章 铁血之难

时间:2020-01-17 02:10:3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踏天狂神 第34章 铁血之难

看着巨剑,苏墨心中微微起伏。

不过转而,苏墨便探出手去,想要触碰剑柄。只是,苏墨才刚是抬起手,一个黑影就一下闪现,在他的掌心处一划,紧接着黑影落到了他的手腕上,将他的手掌往剑柄的方向推。

苏墨看着手腕上的xiǎo球球,心中有些许不解,不过转而也没有想太多,直接一把握住了天祭巨剑。

苏墨手掌握住天祭巨剑剑柄的刹那,整个剑身都散发出了强劲的震颤,同时周围瞬间盘绕起了焚音。

此景一现,苏墨的手掌就死死地粘在了剑柄上,完全无法脱手,随即苏墨的头颅便就开始生疼,脑海中时而不时的闪现出一些画面。

这些画面,都是转瞬即逝,苏墨的思维完全无法捕捉。苏墨能够差距到的,这些画面似乎来自于他的记忆深处,又好像脱离了他的记忆。这些画面无彩,只是一片灰蒙蒙,而且似乎也很血腥。

这些画面不断在苏墨脑海中跳闪,让的苏墨的头颅如同粉碎一般的疼痛。

面对这般疼痛,苏墨只是牙关紧咬,眉目紧锁,却始终都没有一声喊叫。焚音一直在持续着,苏墨的身体似乎是因为巨剑的震颤,又似是疼痛,也不断地颤抖着。

啥那件,焚音陡然停止,巨剑的震颤也瞬间平息了下来,周围的空气也几乎不流动,整个空间都静止了。

轰!

这份静止,只是在瞬息之间,便被一声震彻山洞的爆裂声打破,这是一个突如其来的爆炸在苏墨的脑海中炸裂开来。

“感悟天祭剑的存在,做到人剑合一!”

焚音再次响起,苏墨的神识之中突然间出现了这么一个声音,随后苏墨平定下了心中的浮躁,开始依照声音所指,感悟天祭剑的存在。

此时的苏墨,完全无法感知到外面的气息,感知只停留在自己的意识当中,外界手中虽握有巨剑天祭,但是他却丝毫没有感受到。

嗡……嗡……

苏墨感知片刻之后,周围焚音又是化作了一声声的嗡鸣声,从各个方向传来,响彻苏墨意识的四周,让苏墨无法判别虚实。

因此,苏墨的心绪也有略微一丝丝的波动,不过随即就平定下来,眉宇间也放松了许多,心灵静止下来,周围的嗡鸣便愈发清晰。

苏墨的注意力,完完全全的集中在周围的嗡鸣之上,而后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围的嗡鸣也愈发紧密,由原本的嗡鸣环绕,转变成了此时仅有三道嗡鸣传入苏墨耳中。

而且三道嗡鸣,也清晰有别。一道清脆迅速,每一声都转瞬即逝。第二道沉重缓慢,这两道都是极为有规律,而这第三道则是紊乱而又有力,每一下都与之前有所不同。

三道嗡鸣皆在苏墨的感知之中,而苏墨也难以判别到底那一道才是天祭剑所在。

怦怦!怦怦!

渐渐地,苏墨的周围除了嗡鸣以外什么也没有,周围安静下来的同时,苏墨耳畔又多了一道什么跳动的声音。

细细聆听,感受着这跳动的声音,苏墨很快就找到了答案,这是他心脏跳动的声音。

“取剑要看是否与剑有缘,或许三道嗡鸣,需要凭直觉才能够找到真正的天祭,拿到为有缘,无缘也就拿不到。”

苏墨心下自语,仔细的聆听着心脏的跳动,转而再去感知那三道嗡鸣之声,瞬间苏墨气息骤停,看准那沉重而又缓慢的一道嗡鸣,神识直冲而去。

嗡!

刹那间,苏墨的神识碰撞到了那道嗡鸣的源头,顿时另外两道嗡鸣戛然而止,而在外界,苏墨的眼眸也在同一时刻猛地睁开。

苏墨的意识回归到外界,身体的感知再次回来,只是周围却是十分寂静,没有一丝一毫的声响。

苏墨没有在意这些,而是细细的感受着手中的天祭剑。此时此刻,苏墨的灵元漩涡突然间震颤起来,每一下震颤都带起了一声嗡鸣,而每一下嗡鸣的同时,天祭剑也有明显的震颤和嗡鸣声传出。

“共鸣?”

感受着如此,苏墨心下一收,当即手臂劲力上提,左掌同样握住巨剑剑柄,猛力上提。

虽説此时巨剑与苏墨产生了共鸣,但是此剑如此巨大,自然也十分沉重,苏墨的力量似乎并不足以举起巨剑。

“呀!”

苏墨运转起了自身所有的劲力,巨剑却依旧牢牢禁锢在地面上,丝毫不为所动。

嗡……嗡……

苏墨的灵元漩涡与巨剑的共鸣依旧在继续,而尝试举剑半晌的苏墨,也平复下了心中急躁,仔细感受着两者之间的共鸣,寻找拔剑方法。

陡然,苏墨心头一念闪过,劲力瞬间上提,双掌重重一捏,便是再次猛力上提,这次巨剑的震颤和苏墨力量震颤同步,自然要比刚才苏墨只使用蛮力要好得多。

嗤……

不出苏墨所料,巨剑已经开始被苏墨一diǎn一diǎn的拔起,而且如此形式,似乎苏墨是可以成功的。

苏墨不断发力,而巨剑也缓慢的从地面中脱离出来,莫约两三分钟的时间过后,巨剑已经有七八尺来到了地面以上,而且似乎也快要到尽头了。

“要出来了!”

苏墨牙关紧咬,感受着手中沉重的巨剑,心下不禁一喜。

嗤啦!

巨剑剑尖离地的刹那,苏墨手臂猛然一收,巨剑在虚空中顺势一挥,当下将天地灵气都是劈乱。

嗡!

而就在巨剑离地的下一刻,苏墨的灵元漩涡顿时猛地一颤,运转速度突然加快少许,不过片刻过后又是平息了下来。

“恩?突破了?”

感受到自己的灵元漩涡有些变化,苏墨便就运转起灵元来,竟是发觉灵元较之前又是有了升华,可见此时苏墨也已经达到了修灵境五重的地步。

“此剑……”

苏墨右掌倾尽全力将巨剑握在手中,但是剑的另一端还是落在了地上,而苏墨的左手则是引燃了一道火焰,借着火焰的光芒,苏墨才是看清了手中这病巨剑的全貌。

这病巨剑,宽两尺,长九尺,可谓是巨剑。而且以苏墨的力量都无法用单手将其举起,可见这剑的重量不xiǎo,而且材质也是苏墨闻所未闻的,这剑绝非凡品。

想到如此,苏墨的视线便落到了xiǎo球球的身上,只是xiǎo球球一脸无辜的看着苏墨,似是再説他并不知道。苏墨也知道这xiǎo家伙一定了解什么,只是不愿説罢了。

只是,见到xiǎo球球如此,苏墨也无心继续追问下去,要知道的迟早会知道,不要知道的问了也是多余。

而后,苏墨一个念头,巨剑便化作星星diǎndiǎn渗入苏墨的经脉中,凝结到了灵元漩涡之上,化作一个光diǎn,平静的悬浮着。

“説起来,也过去很久了,铁大哥他们应该在等我了。”

苏墨收起了心中的疑问,向着山洞出口的方向望了一眼,自语一句之后脚步迈开,便是朝着山洞之外走去。

此时时间临近正午,阳光也有些猛烈了。

那个xiǎo山谷之中,遍地都是被解决掉的狗熊,只有少数几头还在顽强抵抗,不过这几头也已经被二十余个佣兵包围,恐怕也活不了多久。

“苏xiǎo兄弟怎么去了这么久,还不见回来呢。”

铁血佣兵团副团长耿飞舟望了望那条出口,带着一丝忧虑自语。

“不行,我还是去看看吧。”

听着耿飞舟的话,邢战站起身来,如此一句之后便想要往外走。

“老邢,你去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我去看看吧。”

看了一眼那几头将要被灭杀的熊灵兽,铁鹏一把拦住了邢战,如此一句之后便就向着xiǎo山谷的出口方向快步走去。

邢战和耿飞舟两人对视一眼,邢战便开口言道;“但愿苏兄弟没事吧。”

的确,之前的决定有些鲁莽了。苏墨再怎么説也只是四重的修为,纵使战力很高,但是速度依旧还是四重,再言,苏墨此时也不过十五六岁,又怎么可能摆脱的了熊王的追捕。

如此一想,邢战和耿飞舟就愈发觉得苏墨凶多吉少了。

“呦,咱铁鹏铁大团长这是要去哪儿啊?”

就在这时,从山谷入口通道中传来了一个腔调怪异的声音,让的将要走入通道的铁鹏顿时站定了下来。

而这个声音的出现,铁血佣兵团的人注意力都是转移到了山谷入口的方向。

“这声音,难道是……”

听着声音,邢战顿时一惊,瞳孔一张,似乎有些惊慌失措的模样。

而邢战还没有説出对方的名号,对方就已经来到了众人的视线当中,不过走出来的却只有一人。

此人特别的就是鹰钩鼻,而一双眼神显得极为阴险,身体略微弓着,左手没有手掌而是一个钩子。看着样子,想来也就是一个xiǎo人。

“是毒钩子!”

见到来者,铁血佣兵团之中的一个佣兵便突然惊叫一声。

“桀桀桀,没想到我也会出现在这儿吧?”

鹰钩鼻听到这一声惊叫,当即便发出阴险的笑声,随后他的眼角一翘,继而説到,“来的,可不止我一个,兄弟们都出来吧!”

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特需诊疗部怎么样
连江县医院怎么样
甘肃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莱芜妇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治疗阳痿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